首页 总裁哥哥好好坏伊人大理香蕉在线官网 总裁哥哥好好坏田中瞳缚乳电影 总裁哥哥好好坏邪恶慢画大全3d之全家 总裁哥哥好好坏音羽雷音在线 总裁哥哥好好坏杨幂无码在线视频 总裁哥哥好好坏亚洲情色另类中文 总裁哥哥好好坏钟欣潼6门艳全集50图片 总裁哥哥好好坏亚洲少妇人体艺术 总裁哥哥好好坏亚洲影视 开心影院 总裁哥哥好好坏偷偷要 草榴

总裁哥哥好好坏淫荡的超美女神 好未来披露员工销售造假始末

2020-05-21

据了解,学而思轻课业务从2018年开始运营,初期主要是To C业务。为6-12岁的中小学生提供学科课程,主要形式是动画课程。但轻课一直做得不温不火,直到去年11月,轻课开始进入OTT领域开展了To B业务,业务才开始有了起色。

好未来在线业务的另一板块,学而思培优在线也在2019年暑期进行了架构调整。之前公司内部是通过在线、双师、面授来划分部门,现在则打散重组,按照年级划分为幼小学部、小高学部、初中学部。调整目的是为了打通同学龄业务教研教学,加强线上线下业务融合。

“好未来和瑞幸事件性质不同,后者是核心管理层的大规模财务造假,高达3亿美元,因为审计压力不得不自曝,而好未来更多是例行的自查自审。”一位熟悉好未来的投资人称。

不过另一位投资人告诉《晚点LatePost》,再小的造假也是造假。一位PE机构的合伙人说,好未来一直估值偏高,对于按照收入增长来估值的公司,如果增长上不节制的话,长期来看是很容易有作假空间的。公司需要进行系统性反思。

《晚点LatePost》获悉,上周五,好未来内部就有风声说“轻课出事了”。4月7日,好未来财务部门召集了一个员工会,会上主要强调要核实收入。直到8日公司公告出来,员工们才反应过来是为什么。而在此之前,多个事业群已经收到通知,要求各个事业群挤水分、核实收入。

在线业务板块是竞争最激烈,也是张邦鑫最寄予厚望的。2019年学而思网校大举发力,仅2019年暑期投放大战中,学而思就耗费十余亿。2020年总裁哥哥好好坏淫荡的超美女神,学而思网校暑假的招生目标是数百万付费学生总裁哥哥好好坏淫荡的超美女神,同时把全面提高转化率作为核心目标。此外总裁哥哥好好坏淫荡的超美女神,网校还将在郑州、沈阳、长沙等地建立辅导老师基地,降低人力成本,扩招辅导老师。

截至发稿,好未来盘前跌9.53%,盘后最大跌幅超28%,目前市值330亿美元。好未来的竞争对手,新东方与跟谁学也出现了下跌,4月8日盘前分别跌3.74%、9.34%。

据了解,好未来今年来也加强了监察和内审工作,其监察负责人是原北京公安,今年疫情期间,好未来还在积极扩招监察。

本文转自公众号“LatePost”,作者陈晶,编辑宋玮。经亿欧编辑,供业内人士参考。

好未来2020财年年报公布时间在4月23日前后,目前公司正在进行四季报审阅和年报审计,第三方审计机构为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一位接近好未来的人士称,选择主动公布员工造假并非财报审计压力,而是惯例性内审自查自纠后选择了公开,但时机没掌握好,所有人还没有从瑞幸的造假风波中走出。

从好未来线上、线下板块的业务和人事变动来看,投资人和管理层都对公司提出了更高的目标,这个目标压力传导到了每一条业务线,包括末端的轻课。

一位员工分析,此前学而思培优线下课程价格在一二线城市有着较大差异,一旦都搬到线上价格完全透明,且竞争对手由地方辅导班转为跟谁学、猿辅导等在线教育公司,可能会有一定的用户流失。不过疫情之后培优线下营收会迎来回涨,“线下还是有自身不可替代的优势。”他说。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  有人想“一把赢”2  反思 版权声明 -->

一位员工说,轻课相当于家庭场景的教学服务商,利用电视机大屏幕在客厅播送教学内容。所以会和很多二级、三级的电视节目代理商有合作,这次出问题也就是在To B业务。

好未来对于To B领域还在摸索过程中。2019年底,好未来内部另一个To B事业群——智慧教育事业群也曾开除过几个销售,原因同样是与供应商虚造合同。而此次在年报前主动披露,是因为涉事金额较大。

一位知情人士称,从今天上午开始,涉事员工的具体信息在内网已无法查询,“只能看到头像和姓名。”

业务承压背景下,好未来在人事上也进行了调整。

上述人士说,这对中国公司是一次很好的道德教育,在狂飙猛进了十几年后,所有公司都要意识到,节制很重要,内控很重要。正如病毒做空了全球经济后人们开始自查和反思,这次中概股受到的冲击,无疑也让身处其中的公司,加速了反思和净化。

线下业务板块受疫情冲击较大。2020年2月28日,好未来发布公告称,受疫情影响,预计2020财年Q4收入为8.5亿美元上下,同比增长20%上下。而之前在Q3财报中,好未来预计Q4营收同比增长35%上下。相比之下,Q4季度收入将减少1亿美元。

一位接近轻课业务的老员工称,他推测轻课的销售负责人更多是为了冲业绩,“一把赢”,结果可能一把将自己送入监狱。据了解,除了主涉事人外,还有2-3位相关人士都需承担连带管理责任。

据了解,2019年上半年,由于轻课业绩不佳,公司一度希望将轻课与学而思网校业务合并,但下半年轻课的业绩突然转好,合并计划随即被取消。

《晚点LatePost》了解到,学而思轻课业务从2018年开始运营,目前To B业务为轻课贡献了主要营收,销售人员把课程卖给电信运营商,电信运营商嵌入IPTV(网络电视)中再转售。而此次员工造假事件就发生在了To B业务领域。

轻课在好未来内部一直是一个不受重视的非主流业务,但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业绩突然增长迅速,没想到增长的背后,伴随着欺骗和作假。

经过17年发展,好未来已经是一家拥有庞杂业务线的教育集团。好未来有六大业务事业群,包括大学职业教育事业群、智慧教育事业群、本地服务事业群、开放平台事业群、互联网服务事业群、内容产品事业群。

彭壮壮此前曾担任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微软大中华区首席战略官;一位接近好未来战略部的人士称,好未来自2018年开始新设了智慧教育事业群、内容产品事业群等多个业务条线,并在网校业务重点发力,需要一个战略负责人来梳理各个业务线的战略方向。

《晚点LatePost》独家获悉,2020年3月初好未来到任了一位战略负责人彭壮壮(Alex Peng),此前这一岗位空缺已经一年多。彭壮壮目前直接汇报给张邦鑫,统领集团战略部,带5-6个人。

轻课在内部经历过多次调整。此前在素质教育事业群,后来又在集团中台和互联网服务事业群待过短暂一段时间。2019年下半年,内容与产品事业群成立,轻课业务并入该业务群。

姜真钦在公司工作多年,在轻课之前曾带过成人教育业务,目前管理700余人。除了轻课之外,内容产品事业群下还有学而思文创出版中心、海边自学、学而思题库、熊猫博士等业务。

据了解,涉事人员是轻课的核心销售负责人。此前轻课一直不在集团业务第一梯队,但去年To B业务开展后,收入激增,到达一定体量便被纳入内部审计范畴。近期公司例行进行404合规审计,内审人员发现有一大笔的应收账款未收回,开始以为是疫情造成违约,但联合监察部门进一步调查后发现是合同造假。

4月8日中午12点,中关村丹棱soho12层和15层的好未来总部办公室内,内审和监察部门开始对相关人员逐一闭门谈话。因为轻课此前经过几轮组织架构变动,所以涉及相关人员并不算少。

好未来在近两年多次调整业务,轻课自成立开始就在多个事业群内调动。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给核心员工的造假留下空间。

好未来是中国最大的教育集团之一,主要业务为K12(幼儿园至高中阶段)的课外培训。北京时间4月8日,好未来发布公告称,公司怀疑有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等文件,错误夸大“轻课(Light Class)”的销售数据。好未来将这描述为“某些员工的不当行为”,目前该员工已被依法拘留。

好未来由张邦鑫创立于2003年,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今年是这家公司的第17年。公司的愿景是成为受尊敬的教育机构。而张邦鑫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不急于扩张,不急于变现。”过去多年间,这家公司都是稳扎稳打,但随着这两年跟谁学、猿辅导等在线教育公司的迅速扩张,好未来承受了压力。

好未来称,轻课占好未来2020财年总收入的3%到4%。根据好未来财报显示,2020财年的前三季度营收约为25亿美元左右。也就是说,轻课收入至少应有7500万美元到1亿美元。

【编者按】 继跟谁学之后,好未来踩雷中概股,线上教育各大品牌在过去一周均遭遇不同程度的下滑,面临全球经济遇冷,如何应对变化的市场反应,既考量企业与市场的相互信任,又关系到品牌生存空间的长久发展。

目前轻课的负责人为姜真钦,向内容产品事业群负责人副总裁吴颖汇报,吴颖此前也是素质教育事业群的负责人。

切入To B业务后,轻课增长迅速,To B业务占到了整个轻课收入七八成以上。受到2019年的激励,团队下一个财年的增长目标也很激进,公司很欣喜,部门也摩拳擦掌备战中。

一位好未来的投资人告诉《晚点LatePost》,好未来收入减少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学而思培优线下业务无法正常开课,直接影响营收,而据2020财年Q3数据,线下营收(包括小班课、摩比、励步等)仍占总营收的79%;另一方面,疫情期间大量培优线下学生迁移到线上,而培优在线的课程价格只有面授课程的一半,这也影响了收入。

投资者还没来得及从瑞幸大规模造假事件中走出,好未来(TAL:NYSE)成为2020年以来第二家承认存在销售欺诈行为的中概股,而两起事件是在一周内发生的。

原标题:百香果又称鸡蛋果,能增强免疫能力,百香果泡水的功效有哪些?

原标题:【科普】肾病综合征可以生孩子吗?